您现在的位置:新青网 > 时政要闻 > 法治看台 >

蒙城灭门惨案纠缠11年仍未判 嫌疑3次判极刑2次被驳回

来源:新青网综合 责任编辑:且听风吟 发表时间:2017-05-06 15:58 

蒙城灭门疑案嫌疑人家属

蒙城灭门疑案嫌疑人家属

11年前,亳州市蒙城县乐土镇,沉睡中的代春亮一家被人疯狂砍杀。代春亮的父亲代克俭、大儿子代坤和孙女代晶晶被人杀害,代春亮和妻子胡彩荣身受重伤。

案发4年后,警方逮捕了代克民等3名嫌疑人。其后,三次判死刑及无期,两次被驳回重审。

2013年7月18日,省高院在蒙城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庭审现场,3被告人再次翻供,称遭刑讯逼供,但死者家属却坚信3名被告就是凶手。

至今,3名死者的遗体仍然躺在殡仪馆,死者家属称“凶手不判刑坚决不火化”。

这场纠缠了11年之久的惨案,何时才是终点?

案情回顾

凌晨一家被砍杀 3死2重伤

2002年8月4日凌晨2点多,蒙城县乐土镇前代庄一片寂静。村民代春亮一家正在沉睡中,几名凶手手持利器砍了过来。

事发后,行凶者逃离,代春亮和妻子胡彩荣身受重伤,而代春亮的父亲代克俭、大儿子代坤和孙女代晶晶均死亡。

所幸代春亮另一孙女(小儿子的女儿)婷婷(化名)被奶奶藏在被窝里,躲过一劫。

2013年7月30日晚上,记者来到位于蒙城县梦蝶广场附近代春亮的家。谈及那场惨案,婷婷的妈妈、代春亮小儿媳李芳表情痛苦。她说,事发后女儿曾告诉她当晚的情形。“奶奶(胡彩荣)把她摁在床凹进去的地方,用被子蒙住,摁着她的头说‘别出声,人家来杀咱们了’。”懂事的婷婷捂住嘴巴,保住一命。

村子封锁10天 3人四年后被捕

当地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案发后第二天,村子就被封锁,禁止人员出入,开村民大会,学校停课,警察挨家挨户敲门询问。

几天后,大约100位村民被带到了乐土镇派出所进行问话,这其中就有代克民等人。

不久,所有人都被允许回家。大约10天后,村子解除封锁,蒙城警方悬赏征集破案线索。此后,村子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时间来到2006年9月21日,案件有了决定性进展。

王素侠,案件第一被告人代克民的妻子。她回忆说,当天上午8点多,时任乐土中学教师的丈夫,接到派出所电话,让他去做测谎,配合公安调查。过了几个小时,正在场里整理豆子的王素侠看到一辆警车开到跟前:“你是代克民的妻子吗?请跟我们走一趟。”

到了地方,王素侠看到还有其他至少10个人也被带来这里。按照警察要求,她进了一个房间,手腕上被贴上几条连接在一起的东西,旁边的专家说:“这是测谎仪器,你要实话实说。”

和4年前一样,她被问到的只是案发当天在做什么,吃了什么,穿的什么衣服等等。

问话完毕,她被送回家,但等了几天后仍不见丈夫回来。托女儿去问,才知同去的很多人都被放回来,只有代克民、李保春和李超被留在了公安局。

2006年9月22日,代克民与李保春、李超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监视居住。9月26、27日被相继拘留,11月2日被逮捕。

3次判死刑2次被驳回

记者在判决书上看到,2007年10月10日,亳州市检察院以代克民、李保春、李超犯故意杀人罪向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称,代克民因其家族中有人和被害人代坤家族发生矛盾,案发前几天,代克民和李保春预谋后,又约上李超,于2002年8月3日深夜,在代克民家集合后,持斧头、锤、刀,由代克民带路来到代坤住处,将熟睡中的代坤及代晶晶父女杀死,后又来到代坤的爷爷代克俭睡觉的地方,持凶器将代克俭杀死,最后又将代坤父母代春亮、胡彩荣砍伤,作案后3人迅速逃离现场。

2009年11月25日,亳州中院对本案作出第一次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代克民、李保春死刑;判处李超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该案宣判后,3名被告人提出上诉。2010年5月11日,省高院以本案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11年9月2日,亳州中院判处被告人代克民、李保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告人李超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被告人上诉后,2011年12月26日,省高院又以同样理由驳回重审。

而2013年2月4日,亳州中院作出判决,维持原判。被告人再次上诉。

 

嫌疑人家属

7月30日下午,蒙城县乐土镇乐土中学院内,记者见到了3名嫌疑人(代克民、李保春、李超)的家人们。

提起这起杀人案,嫌犯家人的说法几乎完全一致:不可能是3人干的。

而在采访中,三家人提及最多的就是刑讯逼供。

代克民妻子: 我们两家一直关系不错

堂屋内,52岁的王素侠正和另两名嫌犯父亲一起,整理厚厚的案件材料。

见记者来采访,她立即说:“我丈夫没有杀人!”

“他是老师,每年还评为先进工作者。案发当晚和我一起在家睡的,怎么会去杀人呢?”王素侠说,她不认同公安机关关于代克民和死者一家发生矛盾而杀人的说法,相反,她说两家关系很好。 在王素侠看来,两家有需要都会相互帮助,仅有的几次争吵,也是因为烧麦茬之类的小事。

李保春父亲:

家毁了,孙子最受委屈

李保春是该案的第二被告,他的父亲李安良今年71岁。

提起这件事对家人造成的影响,他总是摇头,“家都毁了!”

李安良说,儿子李保春被抓走后,他多次到蒙城县公安局、亳州市公检法、省里、甚至北京的相关部门去“告状”,但最后都没有结果。

聊天中,李安良说最让他伤心的,是李保春儿子、自己孙子李蒙遭遇的不公。 他回忆说,当时孙子还在蒙城县实验中学上初中。“人被抓走之后,警察就到实验中学,当着全校人的面去翻小孙子的东西,说要看看有没有藏刀!”说到这里,李安良语气很是激动,甚至哭着拿拐杖不停地敲地面。

后来,李蒙辍学,几年后独自外出打工。李安良说,每次看到孙子都会哭得不行,他觉得让孙子受了委屈,影响了孙子的一生。

李超父亲: 儿子性格好,没理由杀人

自从儿子李超被抓至今,李安士都没能亲口和儿子说上话。但对于杀人的指控,这个74岁的老人显得很坚定:他没杀人!

李安士说,儿子李超是在工地做项目经理,承包的都是大工程。“连蒙城县检察院的楼,都是我儿子盖的。”在李安士看来,儿子李超孝顺、工作体面挣钱多,家庭很好,没理由去为了他人的恩怨而杀人。

和李安良家的处境相似,李安士的2个孙子,也同样因此辍学。“这两个小孩可都是大学生胚子啊,学习好,又懂事,这下全完了。”李安士说。

三被告当庭翻供, 刑讯逼供成提及最多话题

7月18日,省高院在蒙城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当事双方几十名亲属早早来到了法院门口,双方均喊冤。

庭审现场,3被告再次翻供,称遭刑讯逼供,并展示了身上的伤痕。

检察人员表示,此案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确实存在关键证人的取证地点不合法的问题,应当予以排除,被告人的供述不具有稳定性,时供时翻,前后不一致,本案在部分事实和证据方面确有瑕疵。鉴于案情重大,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而在记者之后的采访中,3被告家人提及最多的就是刑讯逼供。

代克民的妻子王素侠说,期间,她多次被带到公安局进行刑讯逼供,并被要求承认自己的丈夫杀了人。迫于身体和精神压力,她承认了。李保春的父亲李安良说,他看到儿子是被打过的,“当时儿子走路一歪一歪的,这不是打的是什么?”

采访中,对于嫌疑人代克民的家属,针对两家关系一直很好的说法,被害人之一代春亮告诉星报记者,他曾亲眼看到凶手是代克民,案发前不久两家还打过官司,并被代克民家人威胁过。

7月31日,记者获悉,省高院向代克民家属给出答复,大约20天,会有判决结果。

 

死者家属

7月30日晚上,记者在受害者代春亮的家中见到了当时被砍成重伤的代春亮和妻子胡彩荣,以及幸免于难的小儿媳李芳。

回忆:小孙女身上都是刀口

11年前的这次灭门案,是代春亮一生挥不去的噩梦。

短短一夜间,他失去了父亲、儿子和孙女。“整整四辈人啊,孙女身上都是刀口,她还只是小孩子……”

他告诉记者,事发时是夏天。屋里太热,他就把床搬到屋外的大路边睡觉,和他一起的还有妻子胡彩荣,以及小孙女婷婷。在大约100米外,是儿子代坤及其女儿代晶晶,和代坤爷爷代克俭,3人是敞开门在屋里睡的。

次日凌晨2点多,沉睡中的代春亮突然感觉头部一阵剧痛,他本能地用左手捂住头。等他抬头一看,凶手正举起利器向他砍第二刀。这一刀不仅把他头部砍出了近10厘米的豁口,还把他两根手指砍断。而几米外,已经坐在床边的妻子也被人用刀从头顶砍了下去。

一阵砍杀之后,凶手迅速离开。浑身是血的胡彩荣,让婷婷赶紧去找邻居报警。

伤者:亲眼看到行凶者是他

两个月后,代春亮醒来才知道,自己的老父亲、儿子、大孙女已经死了,而妻子也受了重伤。

代春亮的小儿子代军和儿媳妇李芳晚上没回来,因此躲过一劫。

李芳说,案发那晚是周六,原本每周六她都会和在县城务工的丈夫孩子一起回农村的家。但碰巧当晚,代军和朋友打牌,直到11点多才回来,于是两人决定第二天再回去。

谁知没过几个小时,凌晨4点,她就接到电话称,老家出事了。李芳回忆,2002年8月4日清晨5点多,她和丈夫回到农村老家,当时看到代克民像是刚洗过澡一样,头发还是湿的。李芳推测很可能就是代克民干的。

后来,清醒过来的代春亮告诉小儿子夫妻,他看到了凶手的样子。

“我亲眼看到是代克民砍的,就是代克民,换成旁人没怨没仇,人家会杀我吗?”面对记者询问,代春亮沉默了几秒后说,他还看到了另一个凶手,就是此前两家发生矛盾时,替代克民前来恐吓自己的李保春。

既然亲眼看见凶手,为何凶手四年后才被抓捕?对此,代春亮告诉记者,他曾告诉警察他看到凶手是代克民,但警察说证据不足,不能立即抓他,只能先监视居住。但记者在亳州中院第一次判决书上看到,2006年即案发四年后代克民被监视居住。对此,李芳的解释是案发几个月后公安已经怀疑代克民,并开始进行实质意义上的监视居住,2006年是正式监视居住。

哭诉:必须要让凶手判刑

代春亮说,案发那年,父亲代克俭68岁,儿子代坤27岁,大孙女代晶晶才6岁。

如今,代春亮头上依然能看到两条明显的长刀疤,摸上去还有很大的凹陷,被砍掉的两根手指再也没能接上。而妻子胡彩荣由于大脑严重受损,变得神志不清。

7月30日晚上,在代春亮的家里,记者试图和胡彩荣打招呼说话,可不管说什么,胡彩荣都只是笑着,口中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还伴随着双手甩动。

代春亮说,如果不提醒,妻子胡彩荣甚至都不知道吃饭,还经常大小便失禁。

李芳说,为了给公婆治伤,她和丈夫一边照顾,一边四下借钱,治伤花去的10多万元到现在也没还清。

案件发生后,代春亮一家曾多次找到蒙城县公安局、亳州中院、省高院,得到的答复都是“正在调查”。11年间,尽管一次次失望,但代春亮却依然坚持继续去问。他说,一夜之间失去3个至亲,他必须要让凶手判刑。

隐瞒:不想让孩子的将来充满怨恨

11年过去了,代春亮还能想起大儿子的样子,最可惜的是,家里甚至没有一张大儿子代坤的照片。事发时,大儿媳在县城干活,事发后不久,改嫁了。

“如果不是那件事,现在大儿子也38岁,正是事业有成的时候,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代春亮说。

7月30日晚上8点多,记者结束采访,李芳坚持要送出门外,在走出小巷的一段路上,她突然哭了。说案发后,她的丈夫代军因为压力太大,经常抑郁,还经常出去喝闷酒。“他喝醉了我照顾他,这没什么,可我就担心他万一想不开去找人家打架咋办?”李芳说,这个家,再也禁不起哪怕一丝的折腾了。

后来,李芳的小儿子长大了,听到邻居说起,他也总会好奇地问妈妈。但每到这时,李芳总会说:“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她还不忘私下叮嘱大女儿,不要跟弟弟说起那晚看到的事情。李芳说她不想让孩子的将来充满怨恨。

披露:两家人打了两年官司

当提到作案动机时,李芳透露说,代克民一家和自己家曾发生过很大的矛盾。

李芳说,2000年前后,代克民大哥的儿子曾经趁代坤不在家,试图强奸代坤的妻子。这让代坤和家人很是恼火,于是代坤一家将代克民的这个侄子告上法庭。就此,两家关系跌至冰点。

据李芳说,事后代克民的家人曾来到代坤家,将代坤的妻子、母亲胡彩荣打了一顿。于是,两家再次对簿公堂。这次,当地法院判处打人者赔偿代坤母亲和妻子3000元钱。

按照李芳的说法,这两件事之后,代克民的亲戚李保春曾到代坤家进行恐吓。李芳称,两场官司前后持续了大约2年的时间。直到2002年案发前,两家还曾出现过几次争吵,甚至一度声称让其活不成。

对此,李芳和代春亮认为,代克民有足够的作案动机。而对于代克民一家关于两家较和睦的说法,代春亮只是连连摇头,“打了两场官司,吵了这么多次,他就是要杀了我们全家的啊!”

代春亮:凶手不判刑坚决不火化

李芳说,还有一件事让她很是揪心,那就是在殡仪馆躺了11年、至今尚未火化的3名亲人遗体。

“听人说殡仪馆保管遗体这么多年,是要收费的,但我们都是借钱治伤,实在没钱给。”李芳说,好在蒙城县殡仪馆并没有向他们要钱,但殡仪馆建议火化,可倔强的代春亮坚决反对。

李芳说,为了这事,父亲代春亮还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吵了一架,事后她又私下跑去给殡仪馆道歉,并请求见亲人一面。但殡仪馆只说,只要家属同意火化,他们就让家属见遗体,但是代春亮却坚定地说:“只要我活一天,就要等凶手判刑,否则不能火化遗体!”

判决、上诉、喊冤、分崩离析,这场纠缠了11年之久的惨案,何时才是终点?

记者获悉,7月31日上午,代克民的女儿代金凤和律师来到省高院。31日中午,代金凤告诉星报记者,省高院刑二庭一位刘法官告诉她,大约20天之后,可能会有判决结果。

原标题:蒙城灭门疑案:主要嫌疑人3次判极刑2次被驳回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图文推荐

    • 蒙城灭门惨案纠缠11年仍未判 嫌疑3次判极刑2次被驳回
    • 平面模特被禁锢的11天:农家院里二三十个被囚者
    • 云南大学19岁美女张超杀人碎尸案 被害人200多块被分尸(图)
    • 21岁小伙抢劫并欲强奸的姐 4旬的姐:我都能做你妈了
    • 广州大学城女尸案开庭 3D还原嫌犯作案后搂尸装情侣
    • 周杰伦被骂"汉奸卖国贼" 状告某书画院索赔60万
    • 的姐被劫匪捅10刀反绑沉河 漂浮40分钟生还
    • 吴英资产:已追回1800余万 40多辆豪车被拍卖 图
    • 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批捕 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

    关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周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 合作服务-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7 新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5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9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