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青网 > 文化长廊 > 文学读书 >

午夜沉寂——一篇自传体小说 口述我的情感坎坷

来源:新青网综合 责任编辑:且听风吟 发表时间:2017-06-27 13:31 

 作者: 午夜游鱼 

 午夜沉寂。很美。听不到喧闹,找不到浮躁。 

    水从不上网,但他给自己取了个类似网名的别名——午夜游鱼。水喜欢夜的宁静和沉寂,更喜欢午夜时刻活跃的思维。他称午夜是幽灵穿梭的世节,那午夜游鱼是他的自拟,也是幽灵的自拟。水是午夜游鱼也是午夜幽灵。因为,在这个时段,许多人早已休息,而只有水还在寻找他精神领域的栖息地。他说这栖息地是残存的栖息地。足见水心底是多么忧郁和沉寂。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含有浓浓的寒意。 

    来这个学校已经三个月了。水喜欢大学里这种散漫的生活,他愿意晚睡早起折磨自己。每晚,他抽十根烟,写首小诗,以打发晚上空余的时间。可是,每晚十一点许,寝室便熄灭了所有的灯。于是,水这条午夜游鱼便化作午夜幽灵,闭了双眼,躺在黑夜里。想那片残存的栖息地,想这夜为什么如此沉寂。想着想着,水便想出许多愁绪。水又想到,她在夜的另一端是否也如此沉寂。想到这里,水便按奈不住夜的沉寂。 

    ——睡了吗?夜深了,不想打电话给朋友,只想知道有谁像我一样,在这夜的沉寂里还没休息。 

    水用手机发短信给她。其实,水和她已经认识很久了,只是没有认真的接触过。前天,她让水帮她搞个工作计划类的稿子,水才跟她有机会单独待了几十分钟。末了,她给水留了她的手机号码,水也以礼相待,递上了自己的号码。水和她并不相熟。不知缘于何故,水会在此刻想起她,并固执地发信给她。水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水也不知道,待会儿该跟她聊些什么。 

    手机的指示灯亮了。水莫名的紧张和高兴。 

    ——那你的意思是只让我收不回吗? 

    水笑着打出一排字,又发送出去。 

    ——我从不刻意地勉强别人。这会儿,睡不着。习惯了十二点钟才睡。 

    ——我只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得十二点多才睡。你在写文章吗? 

    水有些得意忘形了,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此刻一定挂满了水的脸庞。似乎还溢出了不少。水似乎听到自己的咚咚的心跳声了。她居然和自己一样,也喜欢在午夜里活动。太妙了! 

    ——熄灯了。写不成文章了。以前是这样的。你在干嘛呢?发呆吗? 

    ——我啊在拿着充电的灯看书呢。 

    ....... 

    水抽了根烟,闭了眼,想了片刻,又打出了一排言不由衷的话。 

    ——谢谢你陪我聊过了这段难熬的时间。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晚安。 

    永远的十二点钟。水知道现在是十二点钟整。自自然然地闭上眼睛睡着了。在睡着的一瞬,水想到了清。水不知道清这些天还好不好。其实,刚才水是准备打电话给清的。可是,水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发短信给了一个并不熟悉的女孩。清是水最熟悉的一个女孩,也是最关心的一个女孩。水很在乎清,可是,水和清的恋情还是没有逃脱现代恋爱泡沫剧的厄运。历时一个月零十一天。 

    虽然,清和水已经分手了。但水还很关心她。 

    那天,清和水在去自习室的楼梯间里相遇,彼此招呼了一声,就分别走进了不同的两个自习室。进了自习室后,水却坐不住了。水看得出清生病了。于是,水疯了似的一路狂奔,根据自己对清病情的判断,给清买了一堆药。然后,在清自习的那个自习室门口,水默默地等着清。清推门出来的那一瞬水走上去把药递给清,并简短的嘱咐清按时服用。他不待清说什么,便转身走开了。在他转身正欲离开的那一须臾,水看到清的背后站了个挺帅气的男孩。水潇洒而沉重地沿着楼梯的台阶一阶一阶地往下踩着。他没有去乘快捷而方便的电梯。 

    后来,水 就没再巧遇过清。水也没有再去刻意地问候清的病情。只是在这个十二月的清晨,水隔着蒙了一层没有破绽的水雾的玻璃窗,看见清独自从水的窗下走过,似乎不住地咳着,很难受很痛苦的样子。他在窗户上用手指写了一个“清”字,又画了一个心把“清”字整个地围了起来。透过这个用心包围的字,水看到外面沙沙地飘着细细的雪粒。清的身影也越去越远,渐渐消逝在了细细蒙蒙的雪幕里。 

    看着在冬天的早晨拖着并躯在雪天里走过的清,水的双眼蒙了一层模糊的水雾。所以,水在睡着之前想,如果明天早晨醒来时,清还是孤独地走过,自己就走上前去问一问她近来好不好。真正的爱是不会因为两个人的分手而消逝的,真正的男人也不会因为分手而不去关心自己所深爱的女人的。水是这样认为的。 

    醒来的时候,寝室的人还都没醒。水 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拨开窗户上的水雾,站在窗前,看外面的小路上,清是否回来。他用手指在窗玻璃上写下清的名字,又迅速地涂抹掉了。那里很快便成了一串串水珠的聚集地,如同女孩的眼泪,晶莹透亮,圆润饱满。水想到了清背后的那个帅气的男孩,想到了昨晚的短信。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清不会再孤独地走过了。水想。可是,水还是固执地用拨起来很麻烦的IP电话卡给清打了一个电话。 

    清,我是水。 

    喔,你好吗? 

    还行吧。只是视力下降太快。你呢?他待你还行吧?  

    恩。 

    病好了吗? 

    还没呢。 

    药吃了吗? 

    那不管用的。我没吃。 

    。。。。。。 

    水,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呃,再见吧。我要去上课了。时间差不多了。 

    。。。。。。 

    挂断了电话后,水就疯狂地想昨晚的短信,想她,想那夜的沉寂。水不愿白天给她发信。也许,她正忙呢。水想。水有为自己对清的多余之举感到可笑。水想,自己怎么会那样蠢呢?爱她关心她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自会有人关心她爱她了。自己再爱她,也只能默默地埋在心底了,干嘛要表现出来让她知道呢? 

    水在自己胡思乱想中度过了漫长的白天,带着浓浓的寒意的夜终于姗姗来迟了。水躺在被窝里打下了一长串字。 

    ——灯又熄了,挺烦,又看不成书写不成文章了。你呢,又在干嘛?在看书么? 

    ——我在家上网呢。 

    水想,她肯定在笑呢。水想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她,可是,他试了几次打下的都是些琐碎而无用的话。水想告诉她自己的烦恼,又不想让她知道像自己这样的人也会有失败和挫折。水的这种矛盾心理,让他自己也纳闷。莫名地要跟人家聊天,却又不愿别人了解真实的自己。太可笑了!水还是固执地给她发信,就像他固执地打电话给清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水的短信总在十一点钟,准时地发送过去。不久,手机又悄悄地接受她回复的短信。他们谈的内容很单调,但在午夜的沉寂里,在听不到喧闹,找不到浮躁的夜晚,显得格外浪漫和动人。有时候,水会发过去一个调皮的短信。 

    ——睡了吗?早点休息。晚安。 

    ——我是因为你的短信才起来的。你真逗!快睡吧。晚安。 

    于是,水就枕着微笑睡着了。他也许会想到她也是嗔怒着入睡的,也一定甜甜的微笑着。水想,自己已经不再是耽于幻想的年龄了,这样的故事是否也该有个结局了呢?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水从睡梦中醒来,就知道是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两个月前的今天,水和清认识了。可是,两个月后的今天,却是另一个虚幻中的女孩陪水度过的。水已经习惯了早晨醒来站在窗下向外看。昨晚,刚下了一场不大的雪,地上,房顶上,一块一块的雪白,太阳一照,白光闪闪的耀眼。水用手半遮了眼,外面有许多对情侣在雪地上欢快地嬉戏。水又想到了轻,也想到了午夜里跟自己聊天的她。 

    水不愿打电话给她。 

    ——在干嘛呢? 

    水也不知道自己满腹的才华去哪儿了。一发信就是“在干嘛呢”开头。似乎这句话成了日常见面时的“你好”之类的话语。水笑了笑,还是发了出去。 

    ——有事儿么?跟男朋友堆雪人呢。也来吧。就在你楼下。 

    ——我还有事儿。不去了。 

    水往欢快的人群里望了望,没有看到友人在堆雪人。但他还是潜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身子。水知道,楼下的人根本看不到屋子里的他,更何况,玻璃上还凝着一层密密的水雾呢。 

    一天的喧腾与浮躁,终于又归于沉寂了。 

    ——睡了吗?如果睡了就别起来了。早点休息。 

    ——你真逗!手机响了能不起来么。晚安。 

    水笑了笑。也许,这就该是这个故事的结局了吧。水抖落了烟灰,站起来,在沉寂里走了起来,很轻很慢。水用手按在删除键上,却一个也没删除。如果全部删除了,就什么也没发生,这样多好。 

    窗玻璃上的水雾耐不住越汇越大的水珠,扑嗒—,有水珠滴落下来,细细的水星溅飞到水的脸上,像极了女孩的眼泪,晶莹透亮,圆润饱满,带着湿湿的气息。 

    午夜又归于沉寂。 

    午夜沉寂。很美。听不到喧闹,找不到浮躁。 

    水从不上网,但他却给自己取了个类似网名的别名——午夜游鱼。水喜欢夜的宁静和沉寂,更爱午夜时刻活跃的思维。他称午夜是幽灵穿梭的时节,那午夜游鱼是他的自拟,也是幽灵的自拟。水既是午夜游鱼也是午夜幽灵。 

    十二月的天气,寒意已经很浓。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图文推荐

    • “最贤的妻,最才的女”杨绛先生病逝,今日我们只致敬,不默哀
    • 刘慈欣《三体》获"雨果奖" 中国作家首获科幻大奖
    • 诗人汪国真今晨二点十分去世 享年59岁
    • 日本著名作家情爱文学大师渡边淳一逝世 留下多部作品
    • 《彼的蓝颜,此的红颜》与《你的蓝颜,我的红颜》
    • 非法出版物影响青少年成长需重拳整治
    • 南京一书店办裸体阅读图片展 称为提高阅读兴趣
    • 网络作家出租屋内猝死 两天后才被发现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7 新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5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992号